本頁為原始頁面快照,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。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!
原始網頁:http://kanzhongguo.com/node/417664
 

看中國 - 看李白如何向畫家求畫(圖)

  看中國 - 看李白如何向畫家求畫(圖)

看李白如何向畫家求畫(圖)

發表時間: 2011-08-20 03:30   發表評論

飛流直下三千尺
飛流直下三千尺(中國畫)魏紫熙

向畫家索畫,是文士間的雅舉,常常見之於吟誦。明初詩人徐貴為友人畫《溪山圖》,高啟據畫意題上一詩:“滿壑春陰滿澗苔,茶煙起處薜帷開。山童頻報敲門客,總為催詩索畫來。”劉道醇《五代名畫補遺》也有過這樣一則以詩索畫的記載:

時鄴都青蓮寺沙門大愚,嘗乞畫於浩,寄詩以達其意,曰:“六幅故牢建。知君恣筆蹤。不求千澗水,止要兩株松。樹下留盤石,天邊縱遠峰。近岩幽濕處,惟藉墨煙濃。”

大愚和尚根據自己的審美情趣,大體構想了畫面具象和畫境,寫成詩,寄給畫家荊浩,以詩乞畫。荊浩便依據他的詩意,也參照了自己的審美理想,畫成一幅山水圖贈給大愚,並題詩一首,闡發自己的構思立意及運筆用墨的匠心,以回答大愚,這首《畫山水圖答大愚》雲:

恣意縱橫掃,峰巒次第成。
筆尖寒樹瘦,墨淡野雲輕。
岩石噴泉窄,山根到水平。
禪房時一展,兼稱苦空情。

首聯,荊浩告訴大愚,我滿足你的請求,手執畫筆,恣意揮掃,頃刻間便畫成無數峰巒。頸聯,寫出自己運筆、用墨的技法。畫家用尖筆畫樹木,形如古篆家,細瘦而生寒意,用淡墨暈染野雲,顯得輕盈多姿。頷聯形容畫面岩石噴泉的形狀,“窄”指岩泉細小湍急,回應大愚的“不求千澗水”的藝術要求;“平”,指岩石到水邊呈闊平之狀,回應大愚的“近岩幽濕處”的詩意。最後兩句,點明贈畫心意,意謂我畫這幅山水圖贈給你,讓你在禪房里不時展玩,你可以在畫境里領悟到清空閑適的情思,這與你苦修參禪、四大皆空的心情完全是一致的。詩的結穴處,仍然落在詩題“答”字上,回應大愚乞畫的心意。劉道醇記載大愚乞畫的本事,生動地敘述了詩人和畫家的心靈和藝術交流,尤其是畫家荊浩,不僅用“畫意”回應了大愚的請求,更用“詩情”補出自己作畫的匠心和贈畫的良好願望,與大愚進行了一次充分的對話,也生動地體現出詩畫融合、滲透的藝術規律。

以詩索畫的習俗在詩壇、畫苑屢見不鮮。唐代有一位畫家崔山人,善畫浙江天台山百丈崖瀑布。李白聞名後,欣然作《求崔山人百丈崖瀑布圖》,乞崔山人贈畫,詩雲:

百丈素崖裂,四山丹壁開。
龍潭中噴射,晝夜生風雷。
但見瀑泉落,如潨雲漢來。
聞君寫真圖,島嶼備縈回。
石黛刷幽草,曾青澤古苔。
幽緘倘相傳,何必向天台。

這首詩分為三個層次,前六句就百丈崖瀑布的景觀著筆,寫真瀑布。中四句寫崔山人的瀑布圖,由“聞君寫真圖”句推斷,知李白並未見過此圖真跡,只是聽別人描述、稱道過崔山人的瀑布圖,詩人由此引發極大的興趣,動了求畫的念頭,寫下本詩,以詩代柬,請求崔山人贈畫。本詩藝術構思的基本特徵是,由真瀑布而及於瀑布圖,又由瀑布圖引出求畫的意念。孔壽山《唐朝題畫詩註》評本詩:“先是描寫瀑布圖繪畫之妙,最後提出自己求圖之意。”這個說法,還可以商討。

晚唐有位畫家,叫溫處士,不知其名,善畫鷺鷥。鄭谷聞其名,寄詩以求畫,乞畫詩名為《溫處士能畫鷺鷥以四韻換之》:

昔年吟醉繞江蘺,
愛把漁竿伴鷺鷥。
聞說小毫能縱逸,
敢憑輕素寫幽奇。
涓涓浪濺殘菱蔓,
戛戛風搜折葦枝。
得向曉窗閑掛玩,
雪蓑煙艇恨無遺。

前兩聯,詩人告訴畫家,昔年自己喜愛伴著鷺鷥釣魚,現今聽說你的花鳥畫風格縱逸,敢請你在絹素上畫一幅幽奇的景色。頷聯,詩人提出了鷺鷥圖的背景要求:細細的水波飛濺在已經枯萎的菱蔓上,戛戛的微風吹折了蘆葦的枝乾。最後兩句說,如果能將你的花鳥圖掛在曉窗賞玩,那麽,我的穿雪蓑、坐煙艇的隱士生活便沒有遺憾了。言外之意,求你作畫。說得很婉曲。

宋代辛棄疾作《念奴嬌·戲贈善作墨梅者》詞,上闋盛贊女畫家善書墨梅的藝術成就;下闋向她提出了作“三友圖”的請求:“松篁佳韻,倩君添作三友。”辛棄疾欣賞的是墨梅圖,但他不滿足於此,希望畫家再添上“松”、“竹”,畫出一幅“歲寒三友圖”。

查為仁《蓮坡詩話》記載一則越僧以詩向沈周索畫的故事(顧元慶《夷白齋詩話》、宋長白《柳亭詩話》亦有相似的記載):

越僧索畫於沈石田,寄詩雲:“寄將一幅剡溪藤,江面青山畫幾層。筆到斷崖泉落處,石邊添個看雲僧。”石田欣然,畫其詩意含之。

從詩意看,越僧是個作畫的人,他的索畫詩,向畫家提示了構思意圖,包括立意、取勢、經營位置、畫的形神氣韻等,甚至連自己的情思、審美意趣也顯示給畫家,以便石田揮毫。詩句中又隱含著王維《終南別業》中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”的意境。沈周看詩後很高興,“畫其詩意”,他的藝術再創造活動中,包含著詩情與畫象的互相融通、詩藝美與繪畫美互相轉換的審美特徵。

綜觀索畫詩,有一個共同的藝術特徵,詩人先構想好所求畫作的題材、內容、布局、畫境,再寫出索畫詩;畫家根據詩意作畫,實現詩境到畫境的多次轉化和融合,形成一系列融通詩畫的獨特審美活動,引領人們進入更為精妙的審美世界。

還沒有投票

文章來源:中國藝術報

評論

發表新評論

凡評論中含有攻擊個人信仰、無理謾罵、涉及極端民族矛盾等不恰當言論將予以刪除,限定500字。謝謝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