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頁為原始頁面快照,版權歸原始網站所有。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!
原始網頁:http://kanzhongguo.com/node/418122
 

看中國 - 自殺國軍的遺書 藏著國魂和軍魂(圖)

  看中國 - 自殺國軍的遺書 藏著國魂和軍魂(圖)

自殺國軍的遺書 藏著國魂和軍魂(圖)

發表時間: 2011-08-23 05:33   作者: 於衡   讀者評論 1 條

烈士遺書里感人的“國魂”和“軍魂”
中華民國國花是梅花。三蕾五瓣,代表三民主義及五權憲法,且梅花凌冬耐寒,令人效法其所表現的堅貞剛潔。梅開五瓣,象徵五族共和,具有敦五倫、重五常、敷 五教的意義;而梅花“枝橫”、“影斜”、“曳疏”、“傲霜”同時亦代表易經中“元”、“貞”、“利”、“亨”四種高尚德行。

四日下午我騎了盧家大哥的腳踏車,繞市區一周,看看沈陽市的情形,同時也看看我自己像不像一個商人,一個小商人。因為我和韓清濤約定五日一早就上路,向關內逃亡。

在火車站前,看見了許多傷兵在討飯,在最熱鬧的一條街道太原街上,我看到了蓋著草席的一具屍體,屍體旁邊寫著一片粉筆字,大意是說:他是軍校十七期畢業生,祖籍湖南,姓王,這次戰敗,他沒有看見一個高級將領殉職,他相信杜聿明一直在東北,局面不會搞得如此糟,陳誠在沈陽,也不會棄城逃走,所以現在他要自殺,給沈陽市民看,給共產黨看,國軍中仍有忠烈之士。好多人悄悄的看過地上的遺書,再悄悄的走過去。

那是一個離亂時代的悲慘而動人的故事。那里面蘊藏著國魂和軍魂。那一晚我自己找到了韓清濤,他躲在黑暗的一間小屋子中,他問我明天能不能走得成,我說:再不能停留下去了,聽說共匪入城一周以後,要進行一次大搜查。

然後我再告訴清濤,我在太原街看見地上遺書的故事。清濤開始流淚,我則說:我到底在沈陽城中,國軍身上,找到了,找到了我們失去已久的“國魂”和“軍魂”。祇要有了它,我們一定會再度回來的。

清濤也告訴我,他的那個做匪諜的侄兒,到處在找他,要向共匪邀功,所以他真是十分焦慮,而且度日如年。那時清濤的夫人子女,已在北平,他所擔心的是怕走路不行。因為我們的預定是從沈陽徒步走到山海關。而且決定無論在路上,遇到什麽事情,無論共匪如何留難,一定要堅持我們是一個商人,清濤的身份是“貨郎”,他必須知道,針線、扣子、化裝品,包括香皂,毛巾的價錢,我自己的身份則是在車站旁邊買雜糧的行商。我要知道,高梁米、玉米粉,小米面的價錢。以便在路上應付共匪的盤查。

我過去自長春撤退時,領了一個準備避難的身份證,職業欄內,填的是商,這次可以派上用場,韓清濤在沈陽緊急時,也弄了一張身份證,職業欄內也是商。我們相信,大約可以沖出囚籠。

吉林被圍十八天

三十六年十月十二日起,共匪開始向吉林進攻,並完成了包圍態勢。吉林的守軍,正是不久前剛剛被雲南省主席盧漢宣慰過的雲南部隊六十一軍。那支隊伍,當時的士氣很高,防守嚴厲密,而且不大虛發子彈。

共匪在東北地區,所採用的戰術,一直是圍“點”打“援”,所謂圍點,就是圍住一座城池。所謂打援,就是埋伏下兵力,截擊援軍。同時他們善用“口袋戰術”,等國軍孤軍深入袋形陣地中,他們就包圍上來。正因為如此,所以吉林省會永吉被圍困時,自長春、四平兩地馳援的國軍,在試探中前進馳援,到了吉林被圍的第十八天,長春四平兩地的國軍,才在吉林會師。

在吉林被圍的一段時期中,長春的中正日報,常有極其確實的獨家新聞發表,而那些新聞,多是梁華盛將軍在長途電話中,自己講給總編輯張知挺的。

不過在當時,戰況愈緊張,報紙的銷路愈好,吉林圍城時,中正日報的銷路,直線而上。但張知挺卻說:他寧願報紙垮台,也希望吉林之圍,早日解除。

吉林解圍之後,梁華盛來過一次長春,也到中正日報的董事長辦公室坐了一下,對中正日報的表現,也多所鼓勵。那時中正日報比省府的機關報吉林日報辦得確實高明得多。惟一差勁的就是報紙的標題常有廣東句法出現:例如稱“抵達”為“抵步”……因為編輯部的班子,百分之九十是廣東籍的總編。

當然吉林省政府中,也有許多廣東人,那些追隨梁華盛將軍的廣東人,在吉林和長春一帶,最怕的一件事,就是怕冬天,怕下雪,怕吃高梁米飯,也怕吃面食。所以後來一有機會,中正日報中的廣東編輯,便想請假,回廣東的中正日報工作。

沈陽緊急

現在我們把話題再回到長春。三十六冬天的長春,是在寧靜而肅殺中度過。那年冬天,共匪林彪的第四野戰軍部隊,自松花江南下,繞過春長,直撲沈陽。當時共匪的行軍方法是晝伏夜行,以避開國軍飛機的空中偵查。共匪的部隊,也不結營,他們專住民房,對新竊據的農村,既不清算,也不鬪爭,而且呼農民為老伯。部隊開走時,替農民把院子掃得乾乾凈凈,用虛偽的手段來騙農民純潔的感情。但等他們一站穩腳步,清算鬪爭,立即展開,等人民覺悟到共匪的作法是“嘴甜心狠”,“先甜後苦”的那一套時,已經為時太遲了。

三十六年冬天,共匪就是用嘴甜心狠的手法,騙過長春以南的農民,晝伏夜行的接近沈陽。那一年的十二月十九日,沈陽外圍,突然發生激烈戰,十二月廿五日,共匪猛攻沈陽以南的新民和彰武等地,陳誠將軍曾調華北剿匪總部傅作義的部隊空運沈陽增援。北寧路上,也兵車轆轆,軍運頻繁。

那時也就是陳誠將軍,在病榻上指揮軍事調動的時期。在當時中央政府也下定決心,保衛東北。但毫無疑問的是國軍所占領的地區是城市,是點,而共匪所盤據的地區是鄉村,是面。正符合了共匪所推行的以鄉村包圍城市的策略。他們的部隊使用的是輕裝備,而我們的部隊在行軍時,要挑著大鍋、餐具,以及糧草。

市政府的應變工作

長春市政府所作的應變能力,不是準備如何武裝民眾和共匪進行一次巷戰,而是替各級官員,填寫假的身份證,蓋上真的市政府印章,每位新聞記者,也發給一張假的身份證。市政府在發假身份證時並鄭重說明:是給大家作為逃難之用,使共匪在進城後,無法根據身份證逮捕公教人員。同時把市政府保留的戶籍冊,也先行燒毀。這些作法,都是一些失敗主義的作法。但在當時,沒有人提出異議。

人們的腦海中所想的是怎麽逃難,如何能搭上飛機,當地居民,把“接收大員”,稱為“劫收大員”,以發泄胸中的憤怒。事實上那些人民都是愛國而且反共的。甚至有人翻出舊帳說:九一八時候,官員們把人民丟下跑了,讓他們受了十四年的異族迫害,現在共匪還沒攻城,而大官們卻已作逃走的計劃,又把他們丟下,任由共匪宰割。

特別是年輕的一代,感情顯得特別激動,我每次到長春大學和青年訓導班上課時,學生們都要求,替他們分析時局的發展。他們並且表示:在抗戰時期,他們沒能為苦難的國家盡點力,這次在剿匪之戰中,他們倒想替國家流一些血。但是他們請纓無路,報國無門。國家的事,似乎沒有人管。

面對那些純潔的靈魂,我實在找不出一句話,來安慰他們。但卻覺得這批大孩子,十分可愛。

本文出自於衡先生的“此恨千秋——蘇聯紅軍在東北的奸淫擄掠與共匪踞東北之憶”

還沒有投票

文章來源:中國泛藍聯盟

評論

推翻共匪吧;即使你我這樣的平庸之人,假如當了最高統治者,也會搞些適合發展社會的政策。至少我們不會搞文革,不會把幾千年的文化沉積給破環掉。
人類文化本來可塑性就很強,文革當時不破壞我們的文化,我們也不會三叩九拜的。
蘇聯紅軍在東北的奸淫擄掠與共匪踞東北之憶

發表新評論

凡評論中含有攻擊個人信仰、無理謾罵、涉及極端民族矛盾等不恰當言論將予以刪除,限定500字。謝謝合作!